版权信息   Contact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期刊动态

农地经营权流转意愿预测分析

2018/12/11 13:09:46      点击:
    摘要:“三权分置”改革自提出以来,学界已从法学、政治学和经济学等各个学科角度对其进行了一些研究,但这些研究多属于宏观层面,以国家、社会的视角出发。文章从微观切入,首先利用SWOT方法对农地经营权流转的情况进行客观分析,然后以西方经济学中的“理性人假设”及偏好理论为分析的理论基础,对高、低两类不同城镇化水平农村地区的农地经营权流转的意愿进行预测和分析,以期推动“三权分置”的顺利实施。

    关键词:土地“三权分置”;农地经营权流转;SWOT分析法;选择偏好

    正文:摘自中国集体经济杂志,知网收录。

    一、引言
    农地“三权分置”是将原来属于农民的承包经营权一分为二,承包权还是归农民所有,经营权可以流转,它是国家主导下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结果,是为了推动农业现代化适应当今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对原有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之下土地所有权、承包经营权两权分离制度的创新和深化。从宏观方面分析,实施农地“三权分置”制度,可以减少农村土地荒废现象,提高现阶段农村土地的利用效率;提高我国农业的生产效率,加快我国推进农业现代化的进程;解放农村劳动力,推动农村地区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的发展,加快城镇化的发展进程。但以土地资源为生产对象的农业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事关社会稳定、粮食安全的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人类社会一切生产和生活均与土地这一源泉性要素直接或间接相关,也正是在此基础上产生了多种利益博弈和基础性社会关系。农地“三权分置”它涉及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村级组织和农户等多方主体的利益。在实施过程中,也必然会导致不同利益主体之间的相互博弈,最后彼此妥协,使利益达到均衡。在农地流转过程中,农户是微观决策的主体,会对农村土地政策的变动做出实时反映。因此,充分了解并对农户的农地经营权流转的意愿进行分析预测,可以做到有的放矢,及时发现并解决问题,减少政策实施阻力。
    二、农地经营权流转的SWOT分析
    土地是农业生产和农民生活必不可少的要素,它既具有多种经济功能,也具有多种社会功能。因此,影响个体农户进行土地经营权流转的主、客观因素有很多。客观地,我们先将农地经营权流转的不同状况进行SWOT分析。
    三、不同地区农地经营权流转意愿预测
    (一)理论基础放活土地经营权是“三权分置”实施的重点。从前文SWOT分析结果来看,个体农户选择土地经营权转入、转出,会面临不同的结果,农民势必会对这些有利和不利的结果进行权衡。西方经济学中“理性人”假设指出,所有的决策主体在经济活动中都会将追求自身经济利益最大化作为自己的唯一目标。他们在进行决策时充满理智,既不会感情用事,也不会盲目从众,其行为均符合理性标准。传统主流经济学以完全信息和完全理性作为前提假设,认为选择偏好由自利偏好决定,即选择偏好等同于自利偏好。舒尔茨在《改造传统农业》一书提到:“即使在传统农业社会时期,也很少存在有生产要素配置效率低下的情况”,传统农业中的农民也是理性的,在面对成本、收益和风险时,农民是善于计算的经济主体,是精于算计个人收益的“经济人”。因此,我们可以从“理性人”的角度,分析农户对土地经营权流转的选择偏好。(二)不同地区土地经营权流转意愿预测城市化或城镇化(Urbanization)就是农村人口不断向非农产业和城市转移,农村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向城市转变、农村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向城市吸收学习的经济、社会发展过程。大多数学者都认同非农就业是城镇化进程中的关键。第二、第三产业对非农就业比率提升的贡献是城镇化水平提高的根源。因此,城镇化水平可以反映一个地区非农收入在总收入中比重、非农就业机会的多少、对农地依赖程度的高低、从事农业劳动力的多少、集体经济组织是否发达等。基于我国现阶段各个地区之间发展不均衡、经济差距大、城镇化水平参差不齐的现实情况,为了便于分析问题,本文将我国农村地区分为两类,分别是高城镇化水平的农村地区和低城镇化水平的农村地区。1.高城镇化率的农村地区,具有非农收入在总收入中占比高、非农就业机会多、土地的依赖程度低、农村剩余劳动力少、集体经济组织发达等特征。对于具有高城镇化水平的农村地区来说,他们会倾向于将土地经营权流转出去。这是因为:(1)从S(优势)和O(机遇)来看,土地经营权转入的好处主要在于农业收入及相关福利的增加,而转出的好处主要在于非农收入及其工作机会的增加,显然,对于非农就业机会较多、非农收入在总收入中占比较高的高城镇化水平的农户来说后者具有更强的吸引力。(2)从W(劣势)来看,虽然土地经营权转出,农业收入和农业补贴将会减少,但因其机会成本低,放弃土地后增加的非农收入很可能会抵消掉损失的这部分农业收入,因此并不会导致其总收入的大幅下降。另一方面,他们对土地的依赖程度较低,农地经营权转出之后,土地的养老保障功能减弱,也并不会对其产生较大的影响。(3)这些地区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较少,转出有利于减少土地荒废现象,增加土地租金收入。(4)这些地区的集体经济组织较发达,可以成为农地经营权的承接主体,具备农地经营权转出的有利社会环境。因此,按照“理性人”原则,高城镇化水平的农村地区将会偏好把农地经营权转出,而且城镇化水平越高的农村地区将越倾向将农地经营权转出。2.对于具有低城镇化水平的农村地区来说,“三权分置”的实施,鼓励土地经营权的流转,可能会使他们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首先,如果这些农村地区不做出改变,农户保持原来家庭分散经营的模式,那么想要增加农业收入并不现实,同时,这种做法也不符合土地“三权分置”的原则,违背了放活土地经营权的初衷。其次,按照“理性人”原则,具有低城镇化水平的农村地区,因其非农收入在总收入中占比低、非农就业机会少、对土地的依赖程度高、农村剩余劳动力多,因此将原有属于自己的土地经营权转出的可能性低。这是因为需要被赡养、抚养、照顾的家庭成员越多,农户越不愿意放弃农村土地。对家庭负担较大的农户来说,土地仍然具有很强的生活保障作用。最后,在“三权分置”实施背景下,未来的农业补贴也势必会由小家庭农户的经营主体向适度规模经营的家庭农场、专业大户、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倾斜,如果他们将土地经营权转出,不仅会失去原有的农业收入来源,也将无法再享受到原有的相关农业补贴。由以上几点可推测,在不考虑其他复杂因素的情况下,低城镇化水平的农村地区将农地经营权转出的意愿不会很强烈。
    四、结论分析
    通过上述预测分析,城镇化水平较高的农村地区会倾向将土地经营权转出,做出这一选择,他们将面临两方面的T(威胁):一是失去农业生产机会,对于从事非农生产的农村劳动力来说,如果他们遭遇了挫折不能像以前一样重新回家务农,流转了土地等于流转了就业保障的最后一道防线。二是农地经营权流转很大可能换导致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增多,而集体性、大规模的土地经营权流转更会导致这种结果的放大效应,加剧恶性循环,更多的劳动力从农业生产领域退出,使得非农就业的竞争也更加激烈。因此,这些农村地区的就业、收入等不确定性风险增加,抗风险能力减弱。长远来看,加快土地经营权流转,才能实现农业经营的规模效益。而根据前文分析,低城镇化水平的农村地区将农地经营权转出的意愿不会很强烈。这一类农户正是来自那些农业收入在总收入中占比高、非农就业机会少、农村剩余劳动力多、对土地的依赖程度高、集体经济组织不发达的农村地区,如果将农地经营权转出,他们的W(劣势)很明显:(1)缺乏资金。他们需要向土地经营权的流出一方支付一笔“土地租金”费用,费用与经营土地的多少以及经营的时间长短有关。通常土地经营权转入的周期为3~5年,因此,想要转入经营权所需的资金并不是小数目。(2)缺乏现代农业生产工具与设备。规模化的经营需要经营主体拥有一批现代农业生产工具与设备。(3)缺乏专业的技术和人才。规模化的经营还需要经营主体能够招揽专业人才,以便对农业进行科学生产和管理。除此之外,他们还要面临农业经营风险增加的T(威胁)。在保障粮食安全的前提下,为了尽快实现农业产业化、规模化、集约化、科技化等目标,走向农业现代化,当前在我国推行“三权分置”改革无疑是好的选择。但“三权分置”改革要想顺利实施,必然要解决农地流转过程中涉及主体的核心利益问题,这也是农民最大的后顾之忧。因此,在实施过程中要尽量做到因地制宜,对症下药。对于城镇化水平较高、经济较发达的农村地区来说,应把工作重点放在如何规范土地经营权转入主体的资格认定以及寻找符合资质条件的承接主体上,不断培育新型的土地经营主体。对于城镇化水平不高、经济欠发达的地区来说,要坚持自愿为主,稳步实施推进。“三权分置”制度中有关农地经营权的流转,必须要以能够保护农民的生存利益和农业生产的稳定为前提,不可急功近利、急于求成。
    参考文献:

    [1]蒲坚.解放土地:新一轮土地信托化改革[M].中信出版社,2014.

    本刊收录文章参考:辽宁省壮大现代服务业培育经济新增长点对策研究